山木

死咸鱼,没梦想

【太中】猎狼

长篇架空星际paro,背景是人妖共存,可能会坑,慢更

写起设定就放飞自我,所以半天主角都没出场

我流太中,激情ooc




新世纪1060年,在人类与妖怪第三次大战后,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种族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但妖怪可怖的力量却在经历了硝烟后的时代蒙上了巨大的阴影。因此,为了全人类的安全,政府与妖怪签订了协议。

所有化形即成年妖怪必须到星际人族妖类协定合作联会进行力量封印,才能获得合法妖怪居住证。至此妖怪便被登记在人口普查表上,才享有联会一定的安全保障和居住权。而这个令妖族恐惧的联会便简称协和会。它遍布星际,唯一的任务就是保证被封印的妖族不再对人族有丝毫威胁,是创建新世纪和谐美好社会的牢固屏障。

在这一庞大组织中的中坚力量当属猎妖人,这类人员有着与生俱来对妖怪气息的敏锐直觉,再被后天系统性培养过后便是妖族见之胆寒恨之入骨的猎人。他们神龙见首不见尾,日夜奔波于各个星球,逮捕未被封印力量的化形妖怪,并把这些漏网之鱼关入妖怪监狱。
       

因此协议,妖怪失去了引以为豪的妖类特有异能,再也无法掀起大风大浪。

“所以说,对于这丧权辱族的不平等条约,我们可以做出的唯一贡献就是造假证。”喝醉了的男人扯开自己洗白的衬衫,又向酒保要了一瓶威士忌,才喝一口,便重重地倒在了吧台上。

这一点小小的动静并不能引起旁人的注意,鱼龙混杂的地方充斥着酒色与欲望,醉倒在石榴裙之下的男人数不胜数。这家酒吧位于怀德里星的港口附近,港口用于停靠星船,因此经过这一小酒馆来来往往的旅人并不在少数。

怀德里星球因离卡普特恩星,也就是主星球太远,治安管理远远不如其他几个人口大星,所以很少会有在此长期驻扎的居民,反而成为了地下交易市场和赌场酒吧的聚集地,是让人肆意挥霍金钱的不二之选。

然而这颗星球出名不在它的赌场或黑市,而是遍地的化形未封印妖怪,因为无人管理且设备落后,没有许多要用到居民证的地方,便给了许多妖怪一个大空子钻。

画面回到酒馆,醉倒的男人旁边是一位身材火辣的貌美小姐,生面孔,还没有人邀请,她在寻找今天的第一只猎物。


“哟,美女,一个人来的?”面目英俊的男子是被美色吸引的第一条大鱼,叼着半灭的香烟,替她点了一杯长岛冰茶,自己却什么也没点。

来酒吧不喝酒的人倒是少有,若是单纯为了泡妞倒情有可原。女人自然而然地把身子塞到宽厚的怀抱里,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他,很立体的一张脸,眼睛是漂亮的蓝色,让她想到古时候才有的蓝宝石。烟味伴着男性十足的荷尔蒙和叫人满意的脸蛋便轻易得到了她的亲睐。
       

“叫我霍普就好”女人慢慢靠向他,刺鼻的香水味一下子掩盖掉了香烟和酒的气息。

“霍普小姐是白种人呢,真是一双漂亮的绿眼睛。”男人笑了笑,手指悄悄卷上她的发梢,“我是度怀特,很高兴认识你。”

霍普不着痕迹地看了看男人的脸,皮肤比之前在昏暗光线里看到得更加白皙,几乎到了惨白的地步,头发是耀眼的金色,她确信这也是一个白种人,即使他们并不在讲英语。

“度怀特看样子也是白种人呢,我们还真是有缘。”女人抿嘴笑了笑,又往前挪了挪,“怀德里的气候一直很炎热,我刚到这儿几天,还不是很适应呢。”她作势擦了擦汗,又把本已经很低的领口又往下拉了几分。

男人不可抑制地勾起了嘴角,顺着霍普的大腿慢慢向裙内摸去,另一只手则暧昧地抚着女人光裸圆滑的肩头。

“那可正好”,让我给霍普小姐单独介绍介绍怀德里吧,毕竟女孩子单独来这颗星球是很危险的呢。”度怀特扶着快软成一滩春水的霍普朝着酒吧外走去,“有家旅馆就在酒吧对面,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那里住一晚吧,毕竟天色不早了。”

旅馆登记处的人员似乎早已习惯从对面走出一对一对的男女,他头也不抬得接过纸钞——尽管现在大部分地区只接受星卡付账,然后递给度怀特一张门卡,并未要求出示居民证。

房间算不上高档,不过该有的全有,霍普洗完澡后裹着浴巾坐在床边,棕色卷发湿漉漉得贴在精致的锁骨上,她的脚边是度怀特刚刚进浴室洗澡前脱下的衣物。

非常好的身材,霍普想,她的手慢慢向度怀特的裤子口袋伸去,算是钱色都得手了,这笔买卖可不算亏。她掏出黑色皮夹,里面装着满满的纸钞,一张星卡,一张居民证和一张全透明的卡。她从未见过这类卡,材质非常坚硬且被人好好得放在了皮夹内层,看起了来十分重要。

她拿起这张卡试图从表面看出些什么,但马上被身后响起的声音惊出冷汗。


“我亲爱的小姐,随意翻动他人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随着枪响的声音,女人倒在床上,绿色的眼里还带着困惑与震惊。从胸口流出的血液慢慢地浸染洁白的床单。
“不用再带这顶糟心的假发真是今天最令人愉悦的事情了。”
“度怀特”擦了擦被溅到脸上的鲜血,收起被摊在一旁的皮夹,换上准备在包里的另一套衣服,狠狠地摘掉了头上的假发的同时胡乱擦了擦自己的脸,露出偏黄的皮肤。

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对,是我,完工了。这次货物是只法国云雀,内丹....唔,我看看。”

床上皮肤白皙的女人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只胸口中枪的棕色云雀。

男人带上黑色手套,从鸟的胸口掏出沾着血和一些内脏的淡灰色圆珠,他转动着珠子仔细看了看,
“大概在五六十年左右,上次不是正好有家要吗,价格抬高点就出掉吧。”


他把地上的衣物假发和鸟类尸体用沾了血的床单一卷,就从旅馆的窗口丢了下去,随着怀德里夜晚的狂风被吹到不知名的腐臭角落。当然伴随着晚风的,还有那张被掰成两瓣的居民证。

青年撩了撩糖浆般红色的头发,压低了自己的帽子,从五楼的阳台一跃而下,便连最后一点衣摆都完全消失在巨大的黑幕中。


“所以说早就提醒过了,女孩子一个人不要随便去怀德里星球啊。”




TBC




【太中】妖精的低语

文不对题,非传统小甜文,专注搞笑一百年。

激情ooc,写得好不好不知道,写得很爽就是了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不对头是人尽皆知的,这两人只要待在同一空间内,那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两位选手的日常便是以死蛞蝓为圆心,烂青鲭为半径画圆,对此范围内所有生物或非生物进行无差别aoe攻击。他们带着在你死之前我是不会倒下,至少要在你的葬礼上欢唱国歌的意志,打起架来拳拳到肉,情真意切。一个眼神相撞就是火花带闪电,以不是你死,就是你亡的态度,势把对方砸进坟墓为目的。期间配以各种口头嘲讽鄙视,来达到摧毁他人精神支柱,满足个人心里需求的效果。

但他们不合的原因,却又是一个追溯回十多年前的故事了。

那是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都很小,一个没有留长发一个也没有绑绷带,在大人们谈天说地被赶到一边让他们好好“培养感情”时,也会装成手拉手,我们都是好朋友的乖宝宝模样。

当时他们不是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也不能算兵戟相向的仇敌。虽然彼此性格不合已稍显端倪,但两人默契得找到了在这两种关系之间微妙的平衡,像一个无言的约定一般谁也不会先打破这一脆弱的平衡点。

只到有一天,在中原中也家后院的草坪上,太宰治跑到小矮子面前,晶亮的双眼里像是盈盈一片夏日夜空上的星辰,又或者是一汪被微风吹动的粼粼湖水,黑色的瞳孔映着盛放的白色野菊和浅绿色草坪,一呼一吸间长长的睫毛就像停于花板瓣上蝴蝶的微颤。

这是精灵的眼睛吧,真他妈好看。

中原中也心想,完了,他被这双眼睛吸进去了。

太宰笑眯眯地走带他跟前,稍稍弯低了腰,本来太宰比中也要高上一点,现在反倒和中也一样高了。 他直直地盯着中原中也的眼睛,像是要把那人心底最深的秘密给挖出来,晾在外头。

太宰盯着中也,中也就盯回去,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只剩下风吹过树枝桠的声音。

中也看太宰张了张嘴,他屏住呼吸。他想,可别被骗了,中也,可别被骗了。

然后他听见,在夏季夜晚的凉风中,在星空底下,在野花丛中,漂亮得像精灵一样的少年对他说




















































“中也,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站在在此地,不要走动。”

说完,这傻逼就走了。


the end

没了,就这样。